当前位置:优库文学网首页 > 伤感文章>正文

횜鵛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6 19:56:03   阅读量:3 作者:

竟是个疯子。

上世纪70年代,江南某地来了个游方郎中,这个时候还看游方郎中的已不太有人了;他走了几天都没能做成几回生意;游方郎中正坐在桥上吃干粮,迎面走来一个男人。眼睛发直,后面有个妇人和孩子在追他,一边哭一。

游方郎中拦住了男人,那妇人上前抓住男人;千恩万谢一番。郎中说:"大嫂,这位大哥是得了心疾啊!"所谓心疾,就是精。

那妇人一听,

原来这男人名叫冯炳安,

在煤机厂做事,

当时被看成很丢脸的病,又哭了起来。前几天。天气特别热;他在厂里上了一天班回家;路过一个河湾时想洗。

却见河面上泛起一个大水花,冯炳安是在河边长大的,水性很好!下去一摸,竟摸到一只脸盆大的甲鱼,河里鱼虾极多;那时江南一带的河流尚未污染,也不值钱,现在卖得奇贵的大。

那时也只是寻常人家餐桌上的常见之物,

野生甲鱼;不过虽说便宜,也不是想吃就吃,一般人收入低。自己吃还真有点儿舍不得;见天色还早,冯炳安见摸到这么大的甲鱼。就拿到镇上。

只是一问价。

冯炳安说这甲鱼足有十多斤,

这么大的总得翻个倍,

那个年代。

这么大的甲鱼很多人也没见过,围观的人不少,寻常甲鱼一斤八毛。谁想要。二十块钱拿走。在厂里做工的青工。一个月也就是十六块,一听价钱,大家全都咋舌;冯炳安见没人买,没人买得起,正待把价钱往下落,一旁有个人急忙:

"却是个穿着粗布衣服,

挑着副磨刀挑子的老者;

看他样子也不像是有钱人,

连钢儿算一块儿。

咬了咬牙,

我去找钱,

那时不允许小商小贩。

抓住了全要没收,

"我要我要,冯炳安大为兴奋。没想到这么痛快。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"那老头儿从怀里摸出了一堆钞票,却也只有十五块七毛三,老者见钱不够,"你等等,你别卖给别人。"冯炳安心想。今天运气真不错;等等也无妨,他是有心等。可这时。镇上的民兵巡逻走了过来,冯炳安见势不妙,赶紧滑脚。

问是不是赶紧杀了,

一回家,他儿子还在上小学,见爸爸拎了只大甲鱼回家,眼看快要到手的二十块钱飞了,大为兴奋,冯炳安憋了一肚子气。"当然杀,马上就蒸,去买二两黄。

冯炳安在家收拾甲鱼。

"说完,拿起剪刀,将那甲鱼杀了开膛;这甲鱼很大;剪开肚子还真不容易;一拉出内脏,却感觉里面硬硬的,细细一看。是一个红红的小石头人,他正看着,儿子买了酒回家。见有这么个石头人,觉得好玩!就拿了带出。

儿子回来了。

弄好了让老婆上锅蒸着!没多久,神神秘秘地说:我在外面看到地底下有个坛子,里面好像是银洋?"冯炳安只道他是。

银洋他也有两个,

儿子很委屈地说真的有。吃甲鱼时还在嘀咕个不停,冯炳安被他说得心烦意乱,还是父亲临死前给。

都是过去有钱人家逃难时埋下的;

冯炳安在床上听得有声音。

拿着把锄头在掘地,

倒是给儿子看过。他也听说过乡间有人翻地翻出一坛元宝之类的事;但这种事哪儿会轮到自己?一看门竟开着。忙起床去看,他赶紧出去一看,儿子床上却没人。夜色中只见街角树下有个人影,只听"咔"的一声响,正是自己儿子,是陶器碎裂的。

从泥里摸出了几个银洋。

你还不信,

他儿子伸手一摸,忙走过去,冯炳安大吃一惊,儿子见爸爸也出来了;越发委屈,这不就是:"冯炳安一掂;沉甸甸的。果然是七八个袁大头,不由喜出望外。"还有吗?"儿子说:"就。

和儿子一道回家,

他问道:

这一晚他也没睡好!

"冯炳安不敢声张,将土埋好了!到家后。"你真能看到地底下:心想儿子原来生了一双通灵眼,"冯炳安大喜过望,这回要发财了,第二天正是他。

还没进门,

拉住他道:

"总算找到你了,

要他再看看有什么地下的宝物?一大早便带了儿子出去,可是走了一圈。儿子却十分茫然;说哪儿也没有?冯炳安心想地下的藏宝当然不会到处都是:肯定也难得。将来总有机会,黄昏时刚回家,忽地蹿出个老者,"说着从身边拿出一堆:

你扔哪儿了?

"二十块钱我拿来了,叫我好找!你那甲鱼还养着吧!"冯炳安说吃得只剩半只了。半晌才问,老者傻了眼。"你昨晚杀的吗?"一听这老者说起石头人,那肚子里有个石头人,冯炳安长了个心眼,"是有个石头人,我丢河里了;"老者一听?

摸了半天。

老者却不死心,

问他丢到哪边?冯炳安胡乱一指。那老者竟连衣服也不脱。就一头扎进河里。当然摸不出来。还要再摸,冯炳安有点儿不忍心,"这石头人到底有什么用?"老者泪流满面。"这石人带在身上能看到地下的宝物,你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。"冯炳安大喜过望。脸上却装出一副后悔莫及的。

两天后。

回家赶紧把石头人拿出来藏在床底下:老者见真的摸不到,死了心走了。冯炳安拿出石。

本来殷红的石头人现在成了灰色,

他妻子说他要疯了,

居然相信这些事;

可冯炳安一门心思说有石头人。

见藏了两天。他带在身边到处走。小城走遍了,也没找到地下财宝,肯定能发财,厂里也不去了,每天都出去乱走。结果成了这。

"冯炳安妻子找出石头人。

递了过去。

游方郎中拿着石头人便往石桥栏上一磕。

里面竟流出鲜红的液体,

说来也怪;

游方郎中一听,跺了跺脚说:"怪不得;那石头人还在吗?"啪"的一声,石头人的脑袋掉了下来。郎中舒了口气道:"还有救?"说着将红色液体倒进冯炳安嘴里,一喝。

冯炳安人马上安静了。

郎中帮着母子两人将冯炳安送回家,"这石头人叫鳖宝;确实带在身上能看到地下的藏宝,但鳖宝要吸生人血。所以得到后要马上割开皮肤塞进去,不然一天工夫,鳖宝就会。

好在这鳖宝死了还没几天,

"中有一篇。

而且身上有了东西,人顶多也就活个两年,里面的精血尚未全干,所以还能把冯炳安救回来,说的正是鳖宝,也与那游方郎中所言大同小异,其实真的有这东西的话,也是害身求利!实在是得不偿失,那个想向冯炳安买甲鱼的老者虽然也身怀异术。但有点儿不:

也是大有不同。

远不如游方郎中正直大度,看来就算身怀异术之人;"我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

最新更新

推荐链接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