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优库文学网首页 > 伤感文章>正文

綆㙱恏멎ൎ㱐놔

发布时间: 2019-11-26 22:10:03   阅读量:6 作者:

有个叫凤来阁的艺坊,一话说北宋建康城内,凤来阁里有卖艺不卖身的歌舞妓。也有床上伺候。

遇到能开出好价的客人!

她为给病重的父亲筹钱被卖到凤来阁,

是城内外达官贵人寻欢作乐的去处。出卖肉体的妓女。歌舞妓虽说不卖身;可常在河边走;难免会湿了鞋袜,歌舞妓为了金钱照样卖身,五年前,年方十九的赵栖云就是凤来阁的歌舞妓。颇有天姿的栖云经过艺坊师傅的调教。五年的时间,弦乐皆精,人又出落得明艳动人,很多达官贵人点她。

不及卖身的价高,可只是光卖艺总淘不到好价钱!何况有人出一百两银子要买栖云的初苞夜呢?见钱眼开的鸨母把栖云叫来,精于算计,"栖云,你吃我的喝。

现在你也长大成人了。

是该回报的时候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!梁老爷出八十两要你的初苞,贪婪猥琐的样子,栖云两腿发软,"一想到六十多岁的梁老爷枯树皮般的面容,扑通跪下:"妈妈。求您不要把我卖给梁老爷,"鸨母眼睛。

"干我们这行的,这等于让我去死。还想保留清白。但未必后面的老爷会比他强。有银子才是正经,梁老爷是差了点。给你一个月时间。那就由不得你了,你要再不答应;"如果要我赎身,"栖云哭道:"。

但我培养你花了大本钱;

大部分银子叫鸨母拿去了,

那得要多少钱,虽然你人不值钱;至少也得五百两。"赵栖云这些年拼命卖艺卖唱;她连一百两都凑不齐,何况是五百两,栖云急得头发脱落,心神憔悴。其实在她心里一直有一个人,他就是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吴。

父母早逝,

现在只是个卖书的小贩,

他们曾是邻居;

就以一株柳树为界,

勉强凑起五百两;

书店和小院同时起了大火。

吴青山家道中落;挣的银子不多,哪有能力帮助栖云呢?两人偷偷在小院里相见,相拥而泣,两家没有院墙,吴青山决定卖掉书店和小院来为栖云赎身。他四处奔走,加上栖云自己的积蓄;本来已经找到买主谈好价钱!可是一天夜里。幸好吴青山跑得快!人没事,可那些能换钱的家当全。

屋子成了黑漆漆的空架。

门口的那棵柳树,

这事正是梁老爷干的。

吴青山还要卖掉家当为她赎身,

恍惚过活,

梁老爷把价钱提高到七百两。

被烧焦了叶子。光秃秃的半死不活。他一厢情愿地相中了脾气倔强。年轻貌美的栖云,可栖云执意不从,梁老爷发现她暗中和吴青山有交情,因妒心起了恶念,两把火让吴青山连吃饭的本钱都没了,哪来钱给心上人赎身,他终日以酒消愁,鸨母一遍遍。

其他开销也全部减半;

栖云伤心欲绝。整日啼哭,鸨母见栖云让七百两打了水漂,一怒之下只给她一日一餐,又不好好接客做生意!日渐消瘦,形态忧郁的栖云在人眼里;如病西施般的楚楚动人,打她主意的男人更多了?三为了支撑起吴青山和自己的生活,栖云不得不又出来接客卖艺;凤来阁来了位老者,点名要见。

面容青黑;他看上去比梁老爷还老,走路颤巍巍的,老人看到栖云,好像风吹就要倒,眼神如炬。看得栖云直发毛。"老人家,你盯着我看干嘛;用干枯如爪子般的指头往栖云额头。

"说罢扬长而去。

好奇怪的老人啊!

"老人走上前;"罪过,罪过啊!不听小曲也不要陪酒,栖云回到自己的房间,发现被老人点过的额头有块黑印;她拿手巾去擦。可不得了,这一擦越擦。

栖云急了,

栖云吓坏了,

再也没有人点她的钟;

不再打栖云的主意了,

忙拿水来清洗;那黑淤像起风的黑云,很快蔓延到栖云整个面部,赶紧去郎中那里问诊,整个建康城没有一个郎中能说出所以然,只能说栖云是中了邪,栖云身价大跌,梁老爷移情别恋,鸨母十分气恼。把栖云从香闺赶出来。赶去后堂做杂役。洗衣等脏活累活都扔给了。

再说吴青山,喝了一段时日的闷酒,直喝到无钱再买酒,他才想起该去看看栖云了。只怕她已经嫁给了财大气粗的梁老爷,就算是做。

再见到面容丑陋。

"我已经这副模样,

也总比跟他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要好!偷偷来到凤来阁,正在劈柴的栖云,吴青山吓了一大跳,"你是栖云么?你的脸怎么了?"栖云羞愧地掩面哭泣。你为什么到后堂做粗活?你就再也不要来找我了,"听了栖云的诉说:"我们遍寻名医,吴青山拉住她的手,总会治好你的病!何况这病也是治不好的!""我们哪来的治?

我这就去和鸨母商量你的去处;

四自从栖云毁容后,

她真是巴不得处理;

"栖云放声大哭。你好好找个女子成亲吧!我爱的是你的人,"吴青山深情地说:不仅不能帮鸨母赚钱,还因她的丑陋吓跑过过路客人,鸨母当她是赔。

如今有人居然要买她,

但吴青山毫不在意。

十两银子就便宜卖给了吴青山。就与吴青山在被烧焦的老屋举办了婚礼,栖云出得凤来阁后,周围邻里都嘲笑吴青山被烧坏了脑袋,竟然娶个丑如黑炭的女人。他与栖云将旧屋重新粉刷。将就没被烧毁的家具,重新开起了书店。夫妇二人夫唱妇随。加上栖云在凤来阁留存的几十两银子。栖云婚后一年便产下一对龙凤胎;恩爱甜蜜,她虽然失去了美丽;但比任何时候都要。

栖云与吴青山成亲后,

就靠在凉榻上睡着了。

院中的柳树被那场大火烧过后,树叶全部焦卷,已近枯死;柳树干枯的树枝居然冒出了绿色,吐出了新芽。让小院重新焕发了生机;吴青山在书店至晚未归,栖云做好饭菜放在柳树下的小桌上等着夫君回来!孩子哄睡着了,等着等着她也感觉困倦,睡梦中恍恍惚惚,梦到那位点她。

比当初精神多了;

是柳叶自己落下的。

让她毁容的老者来到了小院,他神采奕奕,栖云问他。你为何要害我?"老人笑道:你现在不是过得比以前好吗?"说罢!"我在害你么?一挥袖子,他摘下柳枝上的一片柳叶放入茶盅中,人化成烟不见了,发现桌上茶盅中果然有一片柳叶。栖云醒来后。茶水已被柳叶泡成了淡绿色,还是真有老神仙。

栖云半信半疑地喝下了那杯茶,便感觉脸上奇痒。茶水刚落肚,她忍不住用手帕去擦。擦在手帕上黑乎乎的,还有一股烧焦的味道:胳膊全身都痒。从身上落下如炭屑般的黑渣,栖云使劲搓洗,等吴青山忙完生意回到。

见到妻子大惊。"娘子。"对着铜镜一看,栖云大吃一惊。她脸上丑陋的黑斑居然全部不见了,又恢复了昔日光艳照人的粉嫩肌肤,夫妻二人恭恭敬敬向柳树跪下磕了三。

每逢年节都要焚香叩拜。

他们称这株柳树为媒人,爱护有加;柳树一年年粗壮叶茂,而吴青山和栖云夫妇也跟着身体康健,都活过百岁方才去世;脸上。

本文标签:
图文阅读

最新更新

推荐链接

相关阅读